当前位置:当前位置:首页 > 博天堂 > 章 第1有些驚異 正文

章 第1有些驚異

[博天堂] 时间:2023-03-21 00:29:05 来源:洪澤新聞網 作者:汪汪之家 Megaways 点击:125次
    馮婉瑜有些驚異,他怎麽知道自己在報社,想到楊佳琪打電話,她便頓悟了。    也是,她從來沒有問過他跟楊佳琪的關係,好像也不關懷,曾經她是信賴他的。

    想起哪天,他深情的表白,她真的激動了,也隻是激動,事情已經過去,她們再也回不到過去。

    這會麵到他,馮婉瑜還是禮貌的打召喚:“你怎麽來了。”。

    陳桂城皺了皺眉頭,淡淡說:“過來看看你。”。

    夜色裏,陳桂城愈發比過去看上去有魅力,隻是這樣的男人不屬於她。

    走了幾步路,前麵停著陳桂城的車子。

    陳桂城焦急說:“咱們車上說吧。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不想再跟他有任何關係,擺擺手說:“想說什麽就在這裏說,我今天有點累了。”。

    陳桂城看了看她,有些愁悶說:“你就這樣戒備我?”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到底什麽事?”馮婉瑜懶得跟他繞圈子,直接了當的問。

    陳桂城歎息一聲,再次說:“在車上說,這裏不便利。”。

    “沒啥不便利,你想說什麽盡管說。”。

    陳桂城愣了一下,隨即說:“好,既然你這麽幹脆,我也不繞圈子,就想問問,雲汀山莊,你還持續待嗎?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抬開端,有些納悶的說:“這個問題,我不是早答複你了。”。

    見馮婉瑜有幾分朝氣,陳桂城愣了下,隨即轉變態度說:“我是真的為了你好。”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不是給楊佳琪當說客?”。

    陳桂城滿臉通紅,搖頭說:“沒有,跟她沒關係,我隻是關懷你,畏懼你受欺侮。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冷哼一聲:“你真這麽好心。”。

    “婉瑜,不管你信不信,我都還是愛你。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向他走進了一步,笑笑說:“你撒謊臉都不紅,演技高啊。”。

    陳桂城連連後退,不自然的說:“那有,我說的都是真的。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兩手叉腰,一臉認真問:“好,我問你,你跟楊佳琪是什麽關係。”。

    陳桂城顯然沒料到,她會問這個問題,表情有些囧,很快又恢複常態說:“我們是認的兄妹。”。

    “真是這樣?”。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陳桂城做出售的,他深深知道,馮婉瑜如果知道會是什麽效果,其實,他自己都不肯定到底更愛誰多一點。

    馮婉瑜歎息一聲,好言相勸告:“陳桂城別在我麵前裝,我不是傻子好不好。”。

    “你這人,怎麽不信賴人,我在外麵壓力那麽多,經常加班還不是想早點買房子,想給你一個家。”。

    “夠了,如果你來說這些,沒用,也沒必要。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說完,轉身要走。

    陳桂城攔住她:“你還沒有答複我的話。”。

    “雲汀山莊,我會待下去,我的事情不用你管。”。

    陳桂城皺了皺眉頭,他可是答應了楊佳琪,說服馮婉瑜分開,可她這股擰勁兒,估量不能順意呢。

    他的手一直拉著馮婉瑜,不讓她走。

    馮婉瑜極力擺脫,朝氣的說:“你幹什麽。”。

    “馮婉瑜,你為什麽要去雲汀山莊,是因為你真的愛好上年浩初了嗎?”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力量,一把削開他朝氣說:“滾。”。

    “婉瑜,你就答應我,分開雲汀山莊好不好?”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傻了。”。

    “陳桂城,曾經我很傻,現在我聰慧了,知道你跟楊佳琪關係非同尋常,當初你倆就是有私情,才故意讓我接近年浩初,這是楊佳琪的計謀。”。

    陳桂城臉白一塊,紅一塊,為難說:“你瞎說什麽呢。”。

    “有沒有瞎說,你自己清晰。”。

    “婉瑜,不要這麽頑強,你什麽都好,偏偏強性格。”說著陳桂城去拉她,想把馮婉瑜推動車裏。

    忽然一個聲音響起:“你這是幹什麽。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這才發明,黃峰斌站在不遠處。

    他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,看上去有些瘦弱,聲音卻特殊洪亮。

    馮婉瑜不自然的退了退,昨天產生的事情,她對黃峰斌也有幾分不同以往,有些小心。

    黃峰斌徐徐走來,站在馮婉瑜和陳桂城中間,一字一句說:“你給我離她遠點。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的退縮,黃峰斌仿佛沒看見,墨黑的眼眸中出現濃鬱的憐惜,“婉瑜,我來晚了。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勉強一笑:“沒事。”。

    “我們走。”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馮婉瑜沒有謝絕,大概她想讓陳桂城逝世心,居然沒有遲疑的跟上黃峰斌的步伐。

    兩人走了幾步,陳桂城在身後喊:“婉瑜,你分開雲汀山莊吧!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沒有回話,甚至沒有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砰,關上車門。

    黃峰斌開動車子,鎮靜的說:“他沒有騷擾你吧?”。

    “還好,沒事。”。

    “婉瑜,我暫時不出國了。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分明有幾分失落,睜大眼說:“為什麽,這麽好的機遇,為什麽不去了。”。

    黃峰斌轉過火,看著她,認真說:“我想留下來陪你。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避開他等待的眼光,小聲說:“別這樣,不值得。”。

    “別總是說我不值得,我做什麽自己清晰,就愛好你折磨,我有受虐偏向也是我的事情。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徹底無語,不知道該怎麽跟他交換。

    對於黃峰斌她有那麽一點點愧疚,她清晰,他是真的愛好,他所做的也真的是為她好。

    隻是一想到昨天發了瘋跟年浩初對著幹,心裏就不踏實。

    下一秒,黃峰斌淡淡說了一句:“我給你買了一套房子,什麽時候把奶奶叫來。”。

    房子?

    馮婉瑜忙搖頭說:“我不須要。”。

    “婉瑜,你就別跟我客氣,房子對你來說是大事,對我來說卻小菜一碟,看你住這麽破舊的處所,我不放心。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想起厲軍的話,忙說:“我真的不須要,現在公司福利好,有員工宿舍。”。

    “員工宿舍怎麽能跟自己的房子相提並論。”。

    “反正,我不要。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強製你,但你必需答應我一個事兒。”。

    馮婉瑜見他一臉認真,忙笑笑說:“什麽事兒,我有些畏懼。”。

    “怕什麽,我隻是想掩護你。”。

    “黃峰斌,你變了。”。

    他一邊開車子,一邊笑笑說:“人嘛,都會變,但不管我怎麽變,我對你是不會變。”。

    “說啊,到底什麽事?”。

    黃峰斌賣起了關子,笑笑說:“你先答應,我才告知你。”。

(责任编辑:AG平台)

相关内容
精彩推荐
热门点击
友情链接